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这里花花,十八线渣渣写手

全职→王喻王/叶黄/双花
点文请私信

头像@是池鱼呀qvq

转载请注明原作(你可闭嘴吧谁会转你的破东西)

【王喻】记喻文州的一个梦

*喻文州第一视角

*特别短小的一篇

二月十二日  周一  晴

我又做梦了,就是一个接着一个的那种一连串的梦。

大约一共做了四五个梦吧,但我只记得其中的一两个了。

那就说说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个吧。

这是最晚做的最后一个梦。

在逃离出上一个梦里魔法少女杰西卡的魔爪之后,我刚松了一口气,又是一阵晕眩的感觉。

然后我就发现我站在一个高台上。

高台的平面是一个正方形,不是很大,还有些小,绝对容不下除我以外的其他任何人,哪怕是一个小孩子。

我的旁边有一栋楼,正常的居民楼,离我大约有两三米左右那么远,反正我肯定是碰不到的。

我是从居民楼那里看出高度的。

往下看会感觉很晕,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恐高。大约瞄了几眼,是十六七层楼的高度。

我心想完了掉下去一定摔得粉身碎骨,虽然我也明白这只是个梦,但是处于人类本身对于死亡的恐惧,我还是很绝望。

接下来可以讲一讲居民楼。

令我感到莫名其妙的是王杰希正手足无措的站在那儿。我看着他很想笑,却又怕掉下去,所以就没动。

王杰希看到了就对我喊:“你别乱动,我去找梯子。”然后他就跑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我也不知道这位王先生是出于什么心理去跑的。所以我就不在这里花大量的笔墨去批判这位王先生了。

他去了很久也没回来。我也不指望了,因为就算他拿来了梯子,我也不可能在这高空中从梯子上爬过去。

我想了想,觉得等也没有什么意思。所以我往前迈了一步,跳下去了。

有些奇怪的是,在梦中从高空掉下去居然也有一点失重感。

不过这种失重感只持续了一瞬,然后我就醒了。

不出意料的,身上果然全是汗。我去冲了把澡,然后给王杰希打了电话。

我给他描述了一下这个梦。我听到王杰希在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

我问他,如果当时是他的话,他会怎么做。

他让我别瞎想,说现实中是不会发生这种事的。我说你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就只好回答说会打110。

最后我让他帮我解个梦,被他拒绝了。

希望今晚不要做这种梦,还有那个有关魔法少女杰西卡的梦,也最好不要再出现。

——摘自喻文州的日记


低质低效的产粮

哪个小可爱给我解梦?

评论
热度(22)

© 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