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这里花花,十八线渣渣写手

全职→王喻王/叶黄/双花
点文请私信

头像@是池鱼呀qvq

转载请注明原作(你可闭嘴吧谁会转你的破东西)

【王喻】读你

#架空正经作家王*书店老板喻

#双苏天下第一甜

正文:

“今天有进烟渚老师的新书吗?”

喻文州听到熟悉的声音,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笑着看着他。

“有啊。”

王杰希朝他看的方向望了望。

“今天想喝点什么?”

“随便吧……”王杰希看着喻文州手上的创口贴,皱了皱眉。

“王先生,我这里可不卖随便啊。”喻文州凑近看着他,“如果您实在想吃的话,出门右转70米左右,便利店有卖。”

王杰希不理会他的打趣,抓住他的手道:“你的手,怎么回事?”

“没什么,进书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没事的。”喻文州把手从他那里抽回来。

王杰希抬眼看看他,又皱了皱眉。

“诶,你不是说你这两天要回B市的吗?”喻文州不紧不慢地和王杰希尬着聊,这已经成了每天必备的功课。

“咳,明天走。”王杰希不知道为什么,避开了喻文州的注视。

“哦。”喻文州嘴角依然保持上扬,和往常一样。

“我给你弄杯咖啡吧。”

“好。”

王杰希随手拿了一本书,正好是烟渚老师的。他用书挡着半个脸,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仔仔细细观察起喻文州来。

不同于北方的汉子,南方温润的气候使得喻文州的皮肤看起来细腻白嫩。黑色的头发软软地趴着,看起来简直和喻文州一样温柔。

意识到王杰希在看自己,喻文州转头看向他。王杰希赶忙把脸遮住,但微红的耳尖还是把他出卖了。喻文州咬住嘴唇不让自己笑出声,硬是把自己呛了一口气。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子打在木制了桌子上,桌上的拿铁咖啡还冒着热气。

“你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卡布奇诺?好苦的。”

现在还是工作日,所以并没有什么人光临小小的书店,大概招呼了几位客人之后,喻文州坐在了王杰希的对面。

“等待就是甜中带苦,怀着忠实的真心,不会变心。”

喻文州点点头。

“你刚才不是还在烧水吗。”

王杰希的视线从书本上转移到喻文州那。

“早就烧好了。”喻文州用手撑着脑袋,和王杰希四目相对。

王杰希低头看看表。“哦,是过了挺久了。”

“嗯,以喻老师的书,确实很容易让人忘记时间,使人沉醉其中。”喻文州看着窗外,轻轻吐出这句话。“我可喜欢烟渚老师了。”

王杰希愣了愣,眼神一瞬间的放空,飞快挡住已经热起来的脸颊。

“嗯……我也,这么觉得。”

喻文州笑出声。

“明天我就要回B市了,就不来了。”

“嗯,好。”

“那么,看在我每天光顾你的店的份上,我能抱抱你吗?”王杰希询问道,见喻文州愣了半晌,忙又说,“不好意思有些唐突……”

可他没想到喻文州立刻踮起脚抱住了他。

“有什么不可以的。”

“那……我下周二回来。”

“哦,那还有几天呢。路上注意安全!”喻文州放开他,像每天一样,站在门口目送他离开。

周二,远在B市的王杰希终于是走上了飞机。被家长催着相亲,王杰希一气之下就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然后他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喻文州。

自己一定是没救了。不,早就没救了。

他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喻文州。

他打车去了书店。

“诶,你才下飞机吗?怎么还带着行李箱。”

喻文州有些惊讶。

“那正好,我给你的新书写了长评,如果不嫌弃可以看看,烟渚老师。”喻文州依然笑意盈盈。

王杰希接过笔记本看起来,看到一半突然抬起头,“你刚刚叫我什么?”

“烟渚老师,你暴露了,在很久以前。”

王杰希望着笔记本上的最后一句话,抬头与喻文州对视。

“既然你这么仰慕我,不如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好啊。”喻文州向前迈了一步,凑的更近了些。

“喻文州同志,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好啊,王杰希同志。”

等待就是甜中带苦,怀着忠实的真心,不会变心。


“烟渚”出自唐代孟浩然的《宿建德江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评论(1)
热度(43)

© 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