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这里花花,十八线渣渣写手

全职→王喻王/叶黄/双花
点文请私信

头像@是池鱼呀qvq

转载请注明原作(你可闭嘴吧谁会转你的破东西)

【王喻/黄喻】红玫瑰

*虐慎点

*是时候捅把刀子了

*架空校园向师生paro

*炒鸡短

*王喻and黄喻各位自行避雷

正文:

“文州他……”王杰希缓缓开口,不料又被黄少天打在桌上的一拳打断了话。

“王老师,您和文州的关系没有这么亲密,请您自重。”

“喻文州同学为什么一周没来上课?”

黄少天吼了一句话。

接下来回答他的只有纸片落地时发出的微不可闻的声响和黄少天摔门而去造成的巨大响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是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个班新来的班主任,黄少天依旧不让人省心,喻文州也不知道为什么,像是故意的一样,开始惹事了。

这两人的关系从势不两立到现在的形影不离,这种可以称得上离奇的故事王杰希也是略有耳闻的。

黄少天不喜欢他,非常不喜欢。他甚至不让喻文州接近他,不让他接近喻文州。

黄少天这样的表现,让他很难以置信之前听到的,他们以前会是那样的关系,可即使那是真的,想要改变成这样,也一定很难。

当然黄少天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因为开学不久,黄少天最好的朋友,喻文州告诉他,自己喜欢新来的王老师。

从那一刻起,王杰希在黄少天眼里,就成了毁了自己一切的带刺的玫瑰,而喻文州也会落得不好的结局。


后来王杰希要找他们谈话,分开谈。

黄少天不出意外的拒绝了,喻文州不出意外的答应了。

那天黄少天和王杰希说了有史以来第一句在课后说的话:“好好劝他。”

他点了点头。

喻文州平静地走进来,平静地坐在王杰希对面的椅子上,平静地笑着。

“喻文州同学,你为什么要故意去惹事呢?”

“王老师,你很想知道。”

“当然。”

“因为我有喜欢的人。”

王杰希弄不清楚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

“那……你能说说她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他,他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

王杰希觉得有些惊讶,他觉得小孩子喜欢一个人,应该不会有很深的层次,不过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黄少天在门外贴着门听着里面的动静。

王杰希推断,那个人应该是一个干部。

“他也很热心,很会领导,我觉得我最喜欢的,是他的性格。”

果然他还是喜欢稳重一点的人。黄少天起身离开了。

大约聊了一个多小时,王杰希大约有了数,就问喻文州:“那你能告诉我她是谁吗?”

“那您不妨猜一猜?”

“是楚云秀吗?”

王杰希根据分析,判断出是自己心目中的最佳人选。他对着喻文州眨眨眼,示意他揭开谜底。

喻文州笑出声,也许是因为王杰希最终给出的答案,也许是因为他刚刚眨眼的动作。

“王老师,我可没说,他是一个女孩子,也没有说,他是一个学生啊。”

王杰希硬生生一愣。

“算了吧王老师。您就算问出来什么了也不会有什么用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王杰希尽量让自己保持着镇定。

“我不想让您到时候自责后悔。”喻文州再次回以王杰希他始终如一的笑容。“天色不早了,王老师,我先回去了。”

“外面在下雨,我送你回去吧,我有车。”

“不用了,我自己走。”

喻文州跑下楼,没有带任何挡雨的工具,跑出了学校,跑出了王杰希的视线。

王杰希下意识跟着跑出去,但是已经不见了人影。

他明白了。

之后喻文州就没来上学了。


“这是一朵带着刺的玫瑰,即使摘下了也会受伤,但他依然努力去争取,哪怕是千疮百孔。”

这句话可以说是黄少天吼出来的,但又让人感觉十分平静。

王杰希垂眼看向孤独躺在地上的纸片,上面一寸照片上还印着少年依旧舒畅的笑容,让他有一瞬的失神。

“文州。”

带着刺的玫瑰,看起来光鲜华丽而不可侵犯,可实际上所有的锋芒,都是为了掩盖最深处的脆弱。即使拼尽全力摘到了,花瓣也总是会凋谢的。

不是吗?

评论
热度(20)

© 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