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冷花凉

这里花花,十八线渣渣写手

全职→王喻王/叶黄/双花
点文请私信

头像@是池鱼呀qvq

转载请注明原作(你可闭嘴吧谁会转你的破东西)

【王喻】恋人

*群里塔罗主题的活动

*表白棠总! @青棠欢 

*会有bug勿嫌弃qwq

*天下的妈妈们母亲节快乐!

正文:

喻文州去千里寻夫了。

啊呸,是去探望部队的王杰希了。

喻文州的出现着实让王杰希有些措手不及。

“喻文州,你怎么来了?”

“怎么连名带姓的叫我。”

“文州,好久不见。”

“是好久了啊,我趴会儿。”

“我才铺好的床,”王杰希皱皱眉毛,但很快又舒展开来,“算了,随你吧。”

“王杰希,你在部队呆傻了。”

“我还记得,当年我们上大学的时候,从来不叠被子的。”喻文州滚了两个来回。

“是啊,那时候我们一上完课回来,你就洗澡钻进被窝里写论文了,哪有时间给你铺床。”

“当年我们学的专业可有前途了,咱俩还回回考第一第二呢。”

“嗯,老师还怀疑我们对答案的。那明明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噗,想到定时,我们决定不读研的时候,老师的表情,那叫一个凄凉惋惜哟。”

两个人一起笑起来。

喻文州不会告诉他,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他会拉着王杰希留下来读研。

突然一个男孩子推开了门。看到躺在床上的喻文州,他白白净净的脸红了。

“你战友?”

“嗯。”

“长的挺好看,不出道可惜了。”

“他家里人希望他干点实事,就送他来当兵了。”

“那你呢,也是为了干实事?”

“不是,为了很多。”

“那他……为什么要脸红?”

“可能是把你当成女孩子了吧。”毕竟你这么好看。

“我画的画卖出去不少了。”

“画的什么?卖了多少钱?”

“画的当然是你,至于卖了多少钱,不告诉你。”

“那好,不管多少钱,你好好留着当嫁妆。”

“什么嫁妆,明明是聘礼。”

“怎么,你想试试我待在部队这么多年的实力?”

“不敢不敢。其实我还学会了做饭。要不,我明年来你们这儿炊事班报名,然后天天给你做饭吧?”

“不行,这里太苦太累了,你受不了的。”王杰希摸摸他的脸,“你给我好好在家里待着,画画。”

“那我还不能写生了?”

“不过,你这几年,学会了不少。”

喻文州起身,眼神飘到盖着透明压板的桌子,上面压了一张自己的照片。

他还是有点惊讶的。

王杰希轻轻把被喻文州弄乱了的被子摊开再重新叠好,手抚过喻文州刚刚躺下的地方,那里被蹭出了几道褶皱,上面还留着喻文州的温度。

“你,你要是觉得累的,话,可以回来,我,我一直都会等着,等着你。”

“怎么哭了?”王杰希转身抱住他。

“没事,我会等你回来。”

喻文州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尽力用最平淡的语调说话。

“喻文州,你不想在任何人眼里显得软弱,我知道。但是,我希望你能让我抱着你,能把你心里最深处的一面留给我。”

“你真的是傻了,说话语无伦次的。”喻文州轻轻笑着,眼泪却是止不住的流。

“不许哭。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努力。请原谅我,不能一直陪着你。”

喻文州抹掉眼里,主动靠近王杰希,贴上了他的嘴唇。献上了一个干净清爽,又带着酸甜思念的思念的吻。

“走,我要去炫耀一下我天下第一帅的男朋友。”

等我啊,文州。

Lovers wait for me, Wen Zhou.


评论(2)
热度(38)

© 茶冷花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