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冷花凉

这里花花,十八线渣渣写手

全职→王喻王/叶黄/双花
点文请私信

头像@是池鱼呀qvq

转载请注明原作(你可闭嘴吧谁会转你的破东西)

【叶黄/百粉点文】不迟

@四月廿九 的点文

*架空向

*黄少在S市上学

*两人第n次不明所以的面基

正文:

今天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春节之后的日子。

叶修前脚刚上高铁,后脚就接到了黄少天的电话。

“老叶,我要给你一个惊喜。”黄少天对着电话说,“你绝对猜不到我现在在哪里。”

“我猜到了。”叶修轻笑,他已经听见了从电话那头传来的微不可闻的机械女声,正播放着到站通知,具体是哪一站没有听清。

“真是巧了,我也在高铁上。”

“哈?你去哪里?”

“S市啊,你不是在那里上学吗?”

“靠老叶现在在放假诶,我不在S市……”

“那你现在……”

“在去H市的路上。”

叶修想不出什么马上回到H市接黄少天的办法,就让黄少天在中点站下车。

“你就不惊喜不意外不刺激吗?”

“都不,有点儿惊吓的感觉。”

“喂你什么意思嘛!”

“我突然想起来,以前咱第一次面基的时候,你也干过一蠢事儿。”

“是啊是啊就你记性好。”黄少天已经记不太清楚了,毕竟和叶修在一起好玩儿的事情太多了,怎么可能记得的那么久之前的事儿呢。

吸溜着泡面的黄少天在脑子里蹦出这个想法之后拍拍脑袋,觉得自己一定是困了才会觉得叶修很好玩。忙捏捏自己的脸准备听叶修讲故事。


那年七夕的时候,黄少天趁着暑假,就跑来找叶修了。

叶修起初不知道,但是黄少天的急性子出卖了自己。一上高铁就手抖拍了段小视频发了过去。自己一个劲儿的傻乐,等发现自己已经告诉叶修了的时候已经晚了。


“真不知道当时我瞎高兴个什么。”

黄少天一碗泡面已经见了底,划拉了几根剩下来的面条,把盖子盖上。

“嗯,当时我想,你成年了没有。后来一算,刚成年。”

“靠叶修你居然那么久之前就居心叵测啊满脑子黄色废料的干什么啊!!”

“我可没说我还想了什么。我只是想你具不具备完全行动力而已。不过少天大大,你想到哪里去了?”

“没什么,继续讲故事!”


当时视频刚发过去,叶修就垂死梦中惊坐起,边叠被子边发回消息。

「哎呦我的小祖宗啊,哥才给你定了一束巧克力玫瑰正往你家送呢。」

黄少天咽咽口水。虽然很惋惜巧克力,但此刻肯定是回不去了。他摸摸嘴,关掉了所有的社交软件,开开心心打起了手游。

那边的叶修念叨着自家小祖宗的名字,飞速收拾着房间。突然想到自己忘记问黄少天几点到了,连忙换好衣服出门打车去了火车站。

黄少天买的夜里去H市的票,几站下来就已经撑不住,睡着了。

到终点H站的时候,乘务员打扫垃圾时发现了黄少天。

正巧那时黄少天手机屏亮着,是叶修打电话过来的。

乘务员看着如此亲昵的备注,想都没想就接了电话。

“小兔崽子干嘛呢微信QQ都不回我,不会还没到吧?你爸爸我在寒风中等你快一个小时了!”

黄少天立刻跳起来了。

乘务员也想跳起来,这这这为什么是个男的?


“话说你当时到底给我什么备注啊,乘务员看着我像看什么一样。”

“你不知道。”

“那当然,哥可从来不翻你手机。”

“你不知道就好……”黄少天咳了几声,“不说了我要下车了。”

“嗯,我已经到了。别挂电话。”

“干啥子?”黄少天已经走出了高铁们,外面的声音更吵了,纷繁的脚步声可以打断任何人的思绪。

“我找到你了,回头。”

叶修的声音同时从电话里外穿进黄少天耳里。

“新春快乐。”叶修轻轻搂着他。

“这声叫的有点迟了吧?”

“哪有,我们不才见面吗。”

“而且,有你的地方,什么都不迟。”




评论(1)
热度(30)

© 茶冷花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