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这里花花,十八线渣渣写手

全职→王喻王/叶黄/双花
点文请私信

头像@是池鱼呀qvq

转载请注明原作(你可闭嘴吧谁会转你的破东西)

【王喻】马格利酒


*群里食物主题的文
*再次表白棠总 @青棠欢 
*设定接塔罗牌王喻
*垃圾文笔
正文:
马格利酒就是米酒。
“还点了酒?”喻文州手支着脑袋,歪头看着他。
“嗯。”王杰希应声。
他转开瓶盖,把浊白色的液体倒进面前的两个碗里,然后把其中一个碗推给喻文州。
“这酒喝了容易饱,先来一碗。”
“一碗?”
“嗯,我没那么容易醉。”
“你在部队里给喝酒?”
“先不说我,倒是你自己,”王杰希扬了扬手中的瓷碗,“当年喝醉了趴在我身上唱歌的人是谁?”
“来就来,米酒我才不会醉。”
喻文州端起碗,对着碗口轻抿了一小口,皱了皱眉。
“怎么这么苦。”
“苦吗?我喝的明明是甜的。”
“我不喝了,太苦了。”喻文州把酒杯推回王杰希面前。
王杰希拿起他的杯子喝了两口。
“你这杯也是甜的。”
“可能因人而异吧。”喻文州又喝了一口,酸的。他可不想承认这次喝的是酸的。
王杰希早把自己的那碗喝的见底,准备再倒一点,却看见喻文州的手,拿着一个碗举到自己眼前。
“怎么了?要喝果汁还是……”
“不是,再来一碗。”喻文州眼神飘向别处。
“不是说不喝了吗。”王杰希忍不住笑出声。
“哎呀我又想喝了。”
王杰希给他倒满。
“嗯,好的米酒,能尝出来酸甜苦辣四种口味。”
喻文州拿着碗咕嘟咕嘟喝了一碗。
“我来烤肉吧。”
“嗯,你应该比较有经验吧。”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夹着肉翻面,滚烫的油溅到桌上,一不小心碰到了王杰希的手。
王杰希手被烫的一抖。
“要不还是我来吧,王先生。”喻文州有些心疼的看着他有点发红的手,接过他手中的夹子。
“对了,你现在退伍了,以后准备干什么?我可养不动你。”喻文州打了个哈欠。
“嗯,你的钱得留着,当嫁妆。”喻文州白暂的手指和黑铁制成的铁锅,还有夹子夹着的肉片,形成比较鲜明的对比。此刻油点像是也乖巧了许多,安安分分的躺在锅里,没有溅出外面来。
“说正事呢。”喻文州轻轻皱眉,手有点酸。
“烤的差不多了,”王杰希拿走喻文州手里的夹子,夹起两块肉包在菜叶里,递给喻文州,“我啊,准备试试写文章。”
“噗,我们学的可不是这个专业。”喻文州都笑的眯起了眼睛。
“难道我们学的是美术专业?”王杰希怼回去。
“好好好,随便你。那你准备写什么呢?”喻文州又是一碗酒下了肚。“你以前是在部队,《我和排长不得不说的故事》?”
“什么玩意儿。”但不得不承认,王杰希自己也想笑。
“那就是《霸道军官爱上我》。”
王杰希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喻文州,你喝多了。”
“我没有,那你准备写什么?”喻文州不管三七二十一趴在桌子上,试图让冰凉的桌面给自己滚烫的脸颊降降温。
“我想写你,写一个画家的故事。”
“哦?我突然觉得很高兴啊。谢谢。”
“我总觉得,你的小学老师在哭。”
“哦,那你的小学老师呢。”
“过得很好,我前两天才去看过她。”王杰希试图从喻文州手里扒拉出盛酒的碗,“其他事物我没有把握,但如果是你,我绝对不会写的很差。写作是要靠感情的。”
“嗯,你写好了,我给你画插图。”喻文州不肯撒手。
“好,”王杰希答应,“不许再喝了。”
“真的是甜的,酒。”
“你要不要再吃点什么?”王杰希问他。
“不用了,饱了。”喻文州靠在身后的椅子上。
“哦,喝这种酒确实容易饱。”王杰希把最后一点酒倒在自己的碗里,一干而净,不在给喻文州机会。
“王杰希,不是因为这个。”喻文州像只微醺的小狐狸,眼里流转着醉意,身后像是出现了一只蓬松的大尾巴,晃来晃去,挠在王杰希的心上。
“下午你睡觉的时候,我下了一碗锅盖面。”
“嗯?”王杰希侧头注视着他。
“啊不是,那只是为了激发灵感,创作的灵感。”喻文州拍拍脑袋,果然酒精的作用还是不容小觑,像他这样酒量太差的人,还是不要贪杯为好。
你看,一不小心,说漏嘴了。
“唉,我也是管不住你。”王杰希只好把部队火锅端到自己面前,吸溜着面条。
“没有酒了吗?杰希。”
这声杰希实在是太过撩人,王杰希也不免一颤。
“没了,你不能喝了。”王杰希努力平静下来,但是喻文州根本不肯罢休。
“杰希。”喻文州嘟着嘴,亮晶晶的眸子勾着王杰希的神。
王杰希从未见过他如此模样,此时最先想到的竟是他以前在外面参加宴会的时候,有没有醉酒,然后给别人看去这个样子。此刻,连自己在部队几年养成的自制力,都快要崩塌。
王杰希耳根微微有些发红。喻文州却突然笑出了声,恨不得在桌上滚个几圈抒发一下。
“杰希,我确实喝醉了。不过我喝醉了的时候,不会这么做。”
王杰希舒了口气。
他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有了一段文字,关于喻文州的。
他就像一碗久酿的马格利酒,能让人尝尽酸甜苦辣且引人沉醉,让自己一碗就倒。
“喻文州同学,你今天,有点儿皮。”
喻文州笑着看着他,毛绒绒的脑袋上,像是长出来了一对尖尖的狐狸耳朵,左右摇晃。
“建国以后,不许成精的。”
成精了,是要受到惩罚的。

评论
热度(33)

© 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