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这里花花,十八线渣渣写手

全职→王喻王/叶黄/双花
点文请私信

头像@是池鱼呀qvq

转载请注明原作(你可闭嘴吧谁会转你的破东西)

【王喻王】陌路


*bcy测试产物
*喻文州讲自己的爱情故事
*我好像又捅了把刀?
正文:
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而我一见钟情的对象是我的室友。
我的室友简直不要太好看,当然这句话是在忽略掉他的大小眼之后说的,当然了就算有大小眼他也很好看。
我不知道我在他心里,是什么样的。
我什么时候废话这么多,就像那个英语系的系草一样,话多的要命。
我第一次见到室友的时候,也就是我对他一见钟情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他的左侧脸。当时我还在想他怎么这么好看眼睛还这么大呢。原来是因为大小眼啊。
不过在那之后,大小眼也阻挡不了什么了。
我室友人很好。一间屋是四个人,他是学医的。我是文学系的,从小就很喜欢写东西,还记得那段时候,我给他写过几篇情诗,现在想想真的是幼稚,反正给一个不喜欢的人写情诗,确实很傻吧。寝室的另外两个人好像都有女朋友,整天把电话捧在手上,一口一个宝贝的,我看着鲁迅的文章,心里却一直起着鸡皮疙瘩。是的,心里起鸡皮疙瘩。我上铺的王同学也这么想。
嗯,我暗恋的就是王同学。
后来几天我就和王同学说,你看人家都有女朋友了,要不咱俩凑合着过吧。
没想到他愣了一下,说,不要。
我当时有点儿气,尴尬症都犯了。
他可能以为我是开玩笑吧。他看到我有些失落的样子,忙拍了拍我的肩。
他说,不怕,反正这一幢宿舍楼,单身狗肯定不止咱俩。而且……
他说到这个词儿就停下来了,我不敢去猜测他到底想说什么,我抬头看了看他的眼睛,他却避开了我的眼神,说,没什么。
他肯定不知道我喜欢他,不然怎么会果断回绝我,然后还能带着笑拍我的肩膀,再说出这么义气的话。
我当时摇了摇头。他也没再安慰。
我也不指望他安慰。
之后大三的时候,寝室另外两个哥们儿突然叫我俩一起去玩。晚上吃完饭,好几个男男女女, 一起去唱歌儿了。
没过多久我就喝多了。
我以前没喝过几次酒,更别说喝这么多。几瓶下肚,不知道是啤的白的还是什么,脑袋就晕乎乎的了。
这种感觉,和我平时写作时很喜欢的一个词,“微醺”,是截然不同的感觉。
然后我就喊了他的名字,那时我好像只记得他的名字了。我喊了几声,但没有人回应。我的嗓子有点哑,我当时就发誓再也不喝这么多了。
接着我就被人扶起来,搂着出了KTV的门。他不知道为什么,搂我搂得很紧。
一下子远离了五彩的灯光,远离了一切嘈杂,只觉得寒冷的风像利刃一般,把脸刮得生疼。
冷空气争着想窜进衣服里,热的发红的脸表面覆了一层凉意。我把脸埋在了他的大衣里,一股淡淡的药草味儿沁入心脾,好像解了大半醉意。
他被我的举动吓得一颤,也可能不是吓得,我也不知道。被他搂着感觉很舒服,脑子清醒了许多,却又不舍得放开。
大约过了几分钟,我感觉到,好像有什么温温软软的东西贴过来,落在我的脸颊上,又落在唇上。
后来我就不怎么记得了。
醒来之后我的头炸了一样的疼,但是我还是意识到这不是我的被子。我居然在他的床上。我用力转了个身,果然,王同学谁在我的床上,还没有醒。
我没有力气自己去煮什么醒酒汤,当然我也不会煮。我骂了他一句,看我这样也不晓得早点起来煮汤,忽然又觉得自己不该骂,人家不是你爸也不是你哥,凭什么照顾你。
那天早上王杰希醒来之后,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很奇怪。他想和我说话,但一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也不想为难他。
可能是我那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
说来也奇怪,那之后,我们学校就重新划分了寝室,一个系的一间,说是好互相帮助。
之后我在收拾东西的时候,看见了一个本子,没有写名字,我翻开来,发现本子的扉页,写了一个名字,我的名字。
字很漂亮,大概是他的,我摇摇头,把本子收进了自己的包。
后来我就没在学校里见过他。
所以我的初恋,算是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吧。
那就别再让他延续了。
现在,大概算是偶遇吧。
他一脸错愕地望着我,眼底是收不住的惊喜。我朝他笑了笑,用我能做到的最平静的语气,说出早就已经排演好的话。
你好,初次见面。

 

评论(2)
热度(28)

© 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