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冷花凉

这里花花,十八线渣渣写手

全职→王喻王/叶黄/双花
点文请私信

头像@是池鱼呀qvq

转载请注明原作(你可闭嘴吧谁会转你的破东西)

【王喻】花落知多少

*瞎写写

*古风很短

*小甜饼……吧?

正文:

“好久不见。”

喻文州似是早就料到了,转身对帐前之人微微笑笑。

“你不怕我对你做什么?”王杰希靠近他,收拢手中的扇子,用扇柄轻轻挑起眼前人的下巴。

“为什么怕?”喻文州轻笑。“你才舍不得。”他又往前一步,避开扇子,贴在王杰希耳边说。

“嗯,我是舍不得。”王杰希看着他弯弯的眼睛。“所以……”

喻文州突然弹开(??),倚在木制的桌椅上,抬手倒了两杯清茶。

“先别急嘛。”

此时帐外兵荒马乱,喻文州虽把一切担心和焦虑都压在了眼底,可却依然是被王杰希收进眼底。

“嗯?那你就准备在这里耗着,等你的人全部战死吗。”

喻文州一顿,随机又舒展眉头。

“没事,还有少天……”

“黄少天已经被我们绑了。”

喻文州又皱起了眉头。

“所以,把东西交出来,我回去把他放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镇定如喻文州,可此刻镇定似乎也跑到了九霄云外,不肯回来。

“这是上面的命令。”王杰希说。

“好,可是东西不在我这里。”

王杰希看着他,不做声。

“一个传说,为何这么多人信以为真?”喻文州转头望向帐口,“还要让这么多人无辜丧身。”

“所以呢?”王杰希不明白喻文州究竟什么意思。

“收兵吧。”

喻文州饮尽杯中的茶。

“为何不肯和我走。”七年前是这样,现在也是。

王杰希攥紧了手里墨绿色的茶杯。

“这里需要我。”

“我也需要你。”

喻文州听了摇摇头。

“这不一样。”

“和我回去吧,我想保护好你。”

“我虽是一介文官,但也不需要人保护。”

“好,你累不累,走到今天。”

“收兵。”

喻文州捏了捏眉心。

“外面的人,不是我的。”

喻文州讶然。

“不是你的人,那你为什么在这里,他们又是谁?”

“未知。至于我,你不用知道。之前的一切也不过是个玩笑,你相信我会那么做?我可没有心思绑黄少天,吵死了。”

“嗯。抱抱我。”喻文州听他讲完,放下支着脑袋的手起身。

“好。”王杰希起身搂住喻文州,熟悉又陌生的味道沁入鼻腔。

“我还是喜欢你,喻文州。”

“嗯。”

“你这么累,我想护着你。”

“嗯。”

“给我一次机会。”

“嗯?”

“最久的,护你我的一生一世。”

喻文州不再回应。

“我回来了,我的军师。”

王杰希覆上他的唇,细细舔舐,撬开他的牙齿,交换一个浅尝辄止,不带杂质的亲吻。

“那接下来怎么办。”军师的理智去了,询问身边将军的意见。

“我会好好保护你。”

I am back, my Consigliere. 

我回来了,我的军师。

【FIN】

 

这篇好乱啊自己都看不懂orz

等有时间拿这个设定搞一个稍微长点的?


 

评论
热度(26)

© 茶冷花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