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这里花花,十八线渣渣写手

全职→王喻王/叶黄/双花
点文请私信

头像@是池鱼呀qvq

转载请注明原作(你可闭嘴吧谁会转你的破东西)

【王喻/王杰希生贺】桃花一簇开无主

*架空小有名气写手王&花店员工喻

*小甜饼!炒鸡短(这次是真的短

*鱼鱼真的超级好!老王生快!

正文:

“王老师,来买花?”喻文州停下修理花枝的手,对他笑着。

“嗯。”王杰希盯着他的手。

“送给谁的?”

“不送谁,自己留着。”王杰希回答他。

“哦对了,今天是你生日吧。”喻文州眨眨眼。

“你怎么知道?”

“我可是你的粉丝啊。”喻文州继续手上的工作,缓缓说道。

“还有,上次你结账的时候,把你的手稿落在我这儿了,我看过了。没经你同意就看了,真抱歉。”喻文州用南方人温软的嗓音不走心地道歉。

“那有什么,反正是写给你的。”王杰希稍稍顿了一下,看上去似乎并不怎么诧异慌张,似乎早就知道了,“只不过是初稿,还没来得及改。”

“初稿?已经写得很好了呢。”喻文州倚着门槛,工作日的午后并没有多少人进店。

 

大约半个月前,王杰希第一次踏进这个生意一直不错的花店。早就听闻这家花店里的店员颜好性格好。买束花顺便看看人,也许能激发什么灵感。

“先生,要买花吗?”啊,真的是颜好性格好。

王杰希觉得自己一见钟情了,对眼前的店员。

突然不想买花了,想买个人。(x

“先生你怎么了?”啊,又是一个被自己迷倒的人。

“咳……没事,”王杰希假装若无其事地望向门外,努力憋住自己想说‘啊今天天气真不错’的想法,“叫我王杰希就好。”

“诶,原来是王老师啊,我很喜欢你的书呢。”喻文州假装淡定,“老师和我想象中的有一点不同……”

“嗯?”王杰希皱眉,心里暗自有些窃喜。

“啊,没什么,想买什么花呢?”

“薰衣草还有吗?”

“昨天才进的货,不过这两天莫名卖得很好。嗯……只剩最后一把了啊。是要买给很重要的人吗?”

“嗯。”买了,然后给你。

喻文州微微皱眉,心里有些失落。

“怎么了,你舍不得?”

“没有没有,既然是要给很重要的人的,老师就拿去吧。我只是,喜欢薰衣草而已。”

喻文州帮他把花包好,往他手里塞了一张淡蓝色的卡片。“可以在上面写字,把想说的送给那个重要的人。”

“哦,有笔吗?我现在就写,不然就来不及了。”

“有。”喻文州从口袋夹层里掏出笔。

王杰希接过笔,潇潇洒洒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把花放回喻文州怀里。

“诶?王老师,不是送给……”

“你就是最重要的人。”

说完,他忙把衣服的领子立起来,遮住发红的耳尖。

王杰希扬长而去,喻文州摸摸没有变红但是烫烫的脸。

我被撩了,被喜欢的写手撩了。当然以后经常被撩就是了。(x

后来王杰希就常来照顾花店的生意,常来撩喻文州。在之后就故意丢下了手稿,已经写完改好的手稿。

“那,我们在一起吧。”王杰希正色,但眼神却是从喻文州的眼睛飘到他的手,再回到他的嘴唇,期待那儿能发出一个自己想要的答案。喻文州没有让他失望。

“好啊。生日快乐。”

薰衣草给你留了一束,人也留着呢。

就等你了。

【END】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撩人是要负责的!

评论
热度(22)

© 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