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冷花凉

这里花花,十八线渣渣写手

全职→王喻王/叶黄/双花
点文请私信

头像@是池鱼呀qvq

转载请注明原作(你可闭嘴吧谁会转你的破东西)

【叶黄/天天生贺】花重锦官城


*古风paro将军叶&刺客天
*提前祝天天生日快乐
*有bug见谅,一发完
*短短短
*此处锦官城与成都无关,这是架空背景

初见千秋雪,再见觉夏深。

十七年末,冬。
不知何时锦官城又飘起了小雪。
伴随这场细雪一同悄然无声来的,是一个有些有趣的任务。
叶将军撑伞在城门口转了两转,下雪的缘故,没有什么人进出城门。
不,谁说没有的,这不来了一个。
“姑娘形色匆匆,这是要去哪?”叶修上前拦住了人。
那人不答话,眼底是压制不住的怒气。
“姑娘这是怎么了,好生漂亮的脸皱成这个样儿。”
“阁下可是……患有眼疾?”黄少天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憋出几个字来,惹来叶修一声轻笑。
“还是姑娘的妆容化得妙啊。”叶修眯着眼,不放过他。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别叫姑娘!”黄少天瞪他。
“哦,你确定?”叶修望向他身后。
黄少天也转身,望向他目光所及之处,接着就猛扑到叶修怀里,不敢再出声。
原来是抓他的人来了。
两个红衣捕快快步走来,看到叶修怀里抱着人难免有些尴尬。
“叶将军,你要抓的刺客……”
“找到了?”叶修挑挑眉,顺手把手搭在了黄少天的腰上,怀里的人一个激灵,挣扎着想离开,却被叶修牢牢圈在怀里。
“还没……”两人低头,立刻很识相的离开了 。
“真是,选什么时候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来,看看你的主意。”其中看起来比较年长的捕快训着另一个。
“呼……”黄少天总算松了口气,摊在叶修怀里,叶修也没拒绝,抱着挺舒服的。
“等等,你你你你是那个叶,叶修??”黄少天垂死梦中惊坐起,弹出叶修怀里。
“公子留步,我有个问题。”
“作什么?你要把我抓走?”
“不是,就问个问题罢了,待会儿放你。”
“问。”黄少天钻回伞里。
“一代剑圣黄少天,为何会惧怕两个小小捕快?”
靠,这摆明了就是调戏他。
“还不是因为打不过你……”他小声嘀咕,却是被叶修尽数听进了耳里。
“那,你何时回锦官城?”
“夏深之时。你问这个作甚?”
“到那时,我好娶公子啊。”
“那,看你到时候的表现。”黄少天撇下这句话。

十八年中,夏。
黄少天同往年一样,身着便装,趁深夏之际回锦官城。
不同的是,这次他径直来了将军府。
“夜探将军府,公子有何意图?”身后传来那人的声音。
黄少天随他进了府,不知为何,路过的侍女像是认得他一样,通通喊声“将军夫人”。黄少天气红了脸,叶修倒是满面春风。
“我还没过门呢。”黄少天像去年冬雪中那样瞪着叶修。
“皇上早把你许给我了。”叶修轻抿一口茶,“不解释这么多了。”
“所以?”黄少天有些不安。
“我这儿有个不太好的消息。”叶修难得皱了皱眉。
现在黄少天是真的不安了。
“明日,我便要带兵出城。”
黄少天微微一怔。“明,明日是我生辰啊。”
叶修也有些抱歉的看着他。
“那,我能不能问你先要一份礼?”
“你说。”
“你可不可以,带我一起去?”
-Fin-
好雨知时节, 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 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 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 花重锦官城。——杜甫《春夜喜雨》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杜甫《绝句》
窗间梅熟落蒂,墙下笋成出林。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范成大《喜晴》

评论(1)
热度(35)

© 茶冷花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