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这里花花,十八线渣渣写手

全职→王喻王/叶黄/双花
点文请私信

头像@是池鱼呀qvq

转载请注明原作(你可闭嘴吧谁会转你的破东西)

【叶黄】破泪

*一把贼几把短的古风水果刀
*老叶离开天天预警
*我怕不是疯了又捅刀子
正文:
“老板,再来一壶酒。”棕黄色头发的少年眯了眯眼,飘向柜台的方向,却见不到一个人。
“老板?老板……”我忘了你不在了。
那年夏天,才十岁出头的少年裹着简陋的布衣,与众多客人一同走进店。
他没钱点菜,手脚拘束的坐在木凳上。忽觉一人坐在了自己的对面。抬头一看,一个看上去年纪轻轻的青年,应该比自己大不了太多。
“您是?”黄少天还是要保持警惕。
“这家店的老板。”
黄少天有点不相信。
“我姓叶,名修。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是从山上跑下来的狐狸。”
“啊?那你,会不会武功?”
“怎么,看你这样……难道你是知名的贵族被仇家灭了族,你想去报仇?”
“哪有,我们家只是普通人家。”
“了解了,我收下你了。”
那时他使劲揉了揉小孩的头发,揉的乱乱的却让他并不难受。
人的弱点太容易被利用了。叶修隐藏的很好,关于自己的身体。若不是黄少天对他保持着敬意,恐怕多久前的比试他都会败下。
不知黄少天是惹了何等人物,好几个人冲进来店里,要把叶修带走。
不知是人传开的还是他们间的举动过于亲密,那人问叶修:“你是那小子师傅还是、情人?”
叶修笑了。
“那又怎样。”
他叶修活了这么多百年,可还是头一次被人绑。
为了给黄少天清理这些敌人,叶修下了咒,代价则是狐族之血。
“老板!叶修!”在他眼睛快要合上时,黄少天来了四周已是一片寂静,独留黄少天一人叫着自己的名字。
黄少天难得的哭了。眼泪顺着粘上了泥土的脸颊流下。他捧起叶修的脸,头一次主动的吻了上去。叶修已经没有力气去回应,黄少天笨拙的继续,他能感觉叶修笑了笑。
最终叶修化回了狐狸的样子,纯白的毛发软软的顺顺的。
“喂,叶修,你当初不是说你是狐狸的吗?你还没来及给我揉呢……”
黄少天抱着他回了酒馆,酒馆的小二居然知道了这事儿,带着其他人跑路了。
黄少天的眼神回到了怀里的白狐上,他已经没了体温。
又是一滴泪。
他执起那把上好的剑,划在木桌上,燃起了火光。
“来世,一拜天地。”

Fin.

一拜天地虐得我心肝疼。
于是报复社会?

评论(2)
热度(18)

© 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