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这里花花,十八线渣渣写手

全职→王喻王/叶黄/双花
点文请私信

头像@是池鱼呀qvq

转载请注明原作(你可闭嘴吧谁会转你的破东西)

【百日王喻-第46日】落花时节


*小王道长初下山xdbushi

*鱼鱼真好吃

*对不起我拖老师们的后腿了

*古风奇幻pa,很多东西是我瞎编的,有bug大家别在意啊,真·特别迷

*鱼鱼你貌似OOC了


01


据说,有一种可以很快提升修为的方法。


自然是社会主义兄弟情。


啊呸,是爱情。


02


烟城地处南方,夏日的阳光可是毒辣的很,就是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站在街头,也绝撑不过一个时辰。


小王道长在路边买了一根冰凉凉的乳白色东西,在烈日炎炎下居然还能森森冒着冷气,这让久居深山的小道士不觉有了些敬佩,对路边的商贩。

真没想到,这不起眼的小镇里居然有如此高人,烈日当空,也能制作出如此冰凉之物。


当然三秒之后他的敬佩之情就灰飞烟灭了。那玩意儿化了,猝不及防的,淌了小王道长一手。


“噗……”


不知是从何处传来一点短促的轻笑,似是明摆着朝着小王道长来的,小王道长皱皱眉,四处寻那笑声的来源,却是什么都没见着,只觉身前掠过一缕香甜的清风,挟了两片粉色花瓣徐徐落下,一片顺着他心口滑下落在脚尖,一片落在他的发梢,欲落不落。


再一回神,原本轻捏在手中的冰棍已是不翼而飞,只留下几点黏糊糊的水渍粘在指间,告诉他这儿曾经有过什么。小王道长无声的在心里叹了口气。


03


小王道长打算在小镇上寻个落脚的地方。


“大姐您好,请问您可知这附近有无简约些的住处?”


“哎哟,这位小哥哥生的甚是俊啊!”那妇人笑道,似是被小王道长这一声叫的高兴,“自然是有得,不远!一直沿着这条街走到桥头,那里便有好些个清净地方。”


小王道长谢过那妇人,沿着给指的方向前行,果真一路上人越来越少。除去赶着牛车的一位老农,就只剩下两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男子了。


“诶,不知哥哥可知,这里一处民宿清净的很,且有一奇说。”那身着青衣的高挑少年道。


“哦?你且说来听听。”


“据说,那儿有一棵桃花树。桃花树在那里生根数年,修炼成精。若是惹他嫌厌之人,便一年四季都是看不到一片花瓣;若是一般人则是能在正常花期内看到不算茂盛也不算衰败的花瓣;而若是那人是他心悦之人,则会开的热烈,四季不败。”


“真是好生有趣。想必这桃花精是个多情的美人儿吧。”


“只是传说罢,我也是随便说说,哥哥当做玩笑便是。”


小王道长站定在了原地,若有所思。


04


果真不出一会儿,小王道长抵达了那民宿。


他找了一间靠着后院的房间住下。合上房门,小王道长又打开了朝向后院的窗子,谁料,刚是推开了那窗,数不清多少花瓣儿落下,铺在了他身边的地上,厚厚的一层。


小王道长稍稍往外探出一点儿头,便见得那一树粉红。紧接着他又想起了之前那少年说的话。心悦之人?他摇摇头,也许所有人见了这花儿都是这副模样吧?尽管心里是如此想的,可他还是情不自禁轻轻出声道:“真是……热情无比,粉妆玉砌。”


忽然,那桃花树猛的颤了一下,几朵花瓣轻轻飘下,悄悄落在了王道长的脸上,遮住了他的鼻子。小王道长轻笑一声,取下脸上的粉嫩花瓣,放在手心轻抚两下,握在了手心。


恍然间,小王道长又想到了街上桃花香来,手中物离的情景。


小王道长垂眼片刻,打算着夜里去一趟后院。可一想,也许这桃花精会自己找来。真不知怎的,虽说他自己相貌不错,可活了这么十几二十几年,就连狐狸精也要避他三分。


05


小王道长侧卧在榻上,扬手一挥,只留下一盏蜡烛随着从窗沿吹进来的风左右跳动着,莫名晕开了一些不知名的气氛。


约莫过了一刻钟,那盏小小的蜡烛便支撑不住,香消玉殒了。紧接着,几片小小的花瓣钻进了屋子,悄悄落在他的脸颊上。


那花瓣静静地趴着许久未有动作。小王道长轻笑一声,忽的睁开了他那不对称的双眼(x)。那几片花瓣像是受到了惊吓,猛的跳起来想要逃走,却被小王道长一手夹住了两片,只好小心翼翼地试图挣脱那双手的束缚。


“走了作甚?”


只闻那花瓣颤动两下,一晃眼,手中的花瓣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转而被他捏在手里的是一只纤细的手,在他脸旁咫尺的,是一张清秀的少年面孔。那少年细细的眉眼,莫名让小王道长觉得一见如故。那像是蘸了深蓝墨水的双眸眨巴着,直直盯着他的眼睛。如同两汪不深不浅的春水。


忽然那两汪春水泛起一丝涟漪,身上的人动了动身子,似乎想要下去。


“你……”你可以心悦我吗?


那少年才说出一个字,却突然眨巴眨巴眼睛不再出声,慢慢合上嘴。


小王道长努力对他挤出一个和蔼的笑,一只手还拉着他的手,轻轻捏了捏指尖。少年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低头不解地看了看,全不知小王道长将另一只手探向了他的身后。


一切发生的无声,本要抬起去看他的双眼慢慢合上,整个人软在了小王道长怀里。


原来只是一只修为不高的小妖精。小王道长笑了笑,掩下眼底不明的情愫,轻轻搂着少年纤细精瘦的腰肢,掀起被子将人塞了进去,再仔细掖好被角,才在他身旁安然睡下。


06


第二日醒来之时枕边已经空了,只留下几片发白的有一点点枯的花瓣散落在发梢。


小王道长嘴角勾起一抹自己都未有察觉的笑意,轻抚唇角,回忆起不及前发生的一切。


07


按照在山上时早起练剑的习惯,他该是丑时便起了,可不知是不是枕边人身带阵阵桃花香的原因,他竟是快到卯时才悠悠转醒。


不知为何,垂眸看到那少年的脸,就像被勾住了魂魄似的,竟是只坐在那人身边,用目光审视评判着这张脸。


忽然地,那少年有了动静。小王道长忙心虚地躺下装睡。好在那少年修为不高,没有发觉什么,竟是自顾自闭上了眼。接着做出了一个令小王道长受到惊吓的举动。


那少年紧紧闭着眼,兀自把脸凑近了小王道长。忽的,他捧起了小王道长的脸,接着自然的把自己两片泛着水光的唇瓣送了上去。


小王道长一惊。


再怎么样,他王杰希也只是个刚下了山不久的什么都不知道的道人,这种事别说是第一次做了,恐怕都是第一次见识到。


那少年的软舌轻轻撬开小王道长的牙齿,悄悄伸进去舔了舔他的舌。小王道长不免觉得这种微妙的感觉很不错,尝到了甜头更期望着能有更多的好处。那少年轻轻地啃了啃他的嘴唇,舌头继续攻城略地。小王道长到是不反抗,任由他进出。


那少年吃足了豆腐,最终是有些满意了,才是恋恋不舍放过了小王道长可怜的嘴唇。似乎这少年也是,技术生疏的很,颇让小王道长有些许不满,励志早日去学习这术,到头来再还这少年一回。


那少年蜻蜓点水般的不敢再多停留,翻身下床便隐去人形,化作两片颜色极深的花瓣悄悄飞离了房间。


08


小王道长过了不久也下了床,整理好仪容,走到了窗前,轻轻接住又一片探头探脑的深红花瓣,那花瓣却抖动两下,想要挣脱。


小王道长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哗哗”两声纸响,木桌上压着的纸上赫然出现了三个写的极好看的字。


喻文州。


“挺不错的名字。”小王道长注视着那张纸,一个不留神间,喻文州竟化回了人形,用指尖轻轻划过小王道长的手心,果然激的他收回了手,耳尖爬上一抹粉。


“我心悦你,王…王杰希。”忽然,那名为喻文州的好看少年自暴自弃一般,一屁股坐在地上,半阖着眼,咬咬牙,鼓起最大的勇气,声音颤抖着用很怂的声线(?)对他喊道。


王杰希闻声牵牵嘴角,无声叹了口并不存在的气。“但是……喻文州你有没有想过……”


话音未落,喻文州又跳了起来,双手勾住他的脖颈,不容拒绝地堵住了小王道长的唇。


“我求求你……别…别说好不好。”一个不小心,两个人的嘴唇都见了血,喻文州连忙松开他,擦了擦因蘸了血而愈加鲜红的唇,脸色也因为紧张,与嘴唇相衬而显得过于白皙。


“为什么呢?”王杰希突然眯起眼笑了笑,“我还没说完,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我……”喻文州的眼神突然飘忽不定。


“你有没有想过,我也心悦你呢?”他缓缓开口,“为什么不让我先告白呢?”


“……”虚惊一场。


喻文州果断的扑倒了王杰希。


“你……白日宣淫啊。”



09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人面何处去?

随那小道长去。


民间流传一佳话,道的是一位道长与一棵桃花树的一段故事,其中一句乃是如此——


那银白袖口挟一缕水红衣袖,隐于世中。


FIN.


说实话我写完之后一直在思考

如果老王带走鱼鱼的话

连根拔起??

(你……)



 


评论(4)
热度(33)

© 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