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这里花花,十八线渣渣写手

全职→王喻王/叶黄/双花
点文请私信

头像@是池鱼呀qvq

转载请注明原作(你可闭嘴吧谁会转你的破东西)

​【百日王喻-第58日】冷面将军俏神医和他们皮断腿的女儿


*看到这个标题就知道这是个沙雕东西

@汐沫奈奈子 的点文
*古风架空ABO,乾元→alpha/中庸→bate/坤泽→omega/雨露期→发情期/信香→信息素。其实没多大关系,文中没有太多提到,只要知道老王是A鱼鱼是O就行了。
*一家三口的日常,应该ooc了吧
*听墙角是我真实想法x,叶修修激情客串小话本写手

正文:

01-娘亲最好看

“我娘亲最好看!”
这是王卿语小朋友最常说的一句话。
当然是她亲爹爹教她的。
“卿语,你喜欢爹爹还是喜欢娘亲?”喻文州问着怀里的闺女。
“唔……喜欢娘亲!”小姑娘看看他又看看他身旁的王杰希,如实说道。
“为什么喜欢娘亲?”王杰希假装漫不经心地问她。
王卿语注视着她爹爹的大小眼,憋着笑道:“因为娘亲相貌端正,最好看!这可是爹爹你教我的,娘亲最好看。”
说完她眨眨眼,顺便是噎了王杰希一句“相貌端正”,心里正得意着。她长得极像喻文州,眨眼的动作更是神似,王杰希也不恼自家闺女笑自己的眼睛,心中 大概只有一个想法——我家闺女真好看。
于是喻文州便问他:“那你说,那你是更喜欢卿语,还是更喜欢我?”
“娘!”王卿语急道,怪他抢了自己台词,但依旧笑着。
王杰希倒是仔细在他二人之间端详了一阵。喻文州是他打小便惦记着的,生的眉清目秀,不女气却温和可人,南方人的优点一丝不落,当真是少时的惊鸿一瞥,就是淡淡一笑撞进了王杰希心里,如今是放在第一位疼着的;而王卿语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不如喻文州温润安静,却多了几分活泼可爱,也懂礼数聪明伶俐,又与最心爱之人长相相似,若是真要取舍,王杰希可真很为难。
于是他轻哼一声,缓缓道:“小孩子才会选择,大人全部都要。”说完不等王卿语笑出声,又补一句:“不过若是真论起来,还是你娘亲更胜一筹。”
可这句不妨碍王卿语笑,毕竟在她心里,娘亲也是最好的。
若是这天下她娘亲排第一,她爹爹便排在第二,自己就排第三。于皇上不存在的!

02-那我便抗旨

王卿语小朋友长大了些,便要读书习字了。
她从小就生的好看,皇上也很喜欢她,并表示要为 她请全国最好的先生亲自教他学习。这话就连当今太子也未能从皇上嘴里听过,结果却被王卿语拒绝了。
皇上:……
太子:?!
于是后来王卿语被送进了一处女子学堂。
某位将军也得偿所愿,无事之日便与自家夫人搂搂抱抱,卿卿我我嗑嗑瓜子,相谈甚欢。
“杰希,你看这皇上,怎么对卿语这么好?”
“依我看,她是想等卿语再长大些,收进后宫。”
“那可不行,除非是当皇后,我绝不同意。”喻文州皱皱眉,盘算着若真是这样,最好哪日趁着配安神药送进宫时,把皇上给毒死。
“当皇后也不行。你又不是没瞧见,卿语当真是一点儿不喜欢皇上,再说,深宫里多危险。我还是想让卿语嫁给自己心爱之人。”
“那若是皇上下旨要带走卿语呢?”
“我便抗旨。”王杰希一脸不屑。
“哦?那可是要掉脑袋的。”喻文州笑着看他。
“我为皇上打下多少江山,他自是不会将我怎么地,不过他若是敢动你与卿语一下,我定要谋反。”
喻文州终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再说,抗旨又不是没抗过。”王杰希末了补上一句,眼底仍是毫无波澜,内心却是波涛汹涌。文州,快问我是为什么!快问!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
问得好。王杰希心里炸开一簇花,眼底带上笑意,嘴角也微微勾起。
“你可知,若不是你躲在江南一心学医济世,皇上早就把你掳去当皇后娘娘了。”王杰希道,“若不是我先一步把你带回将军府,怕是今后只能在皇宫里举办的宴会上见着你了。”
“那你又为何抗旨?”
“我把你带回王府后,皇上来过一次。”
“嗯……我记得,的确来过一次,那日皇上大发雷霆,就是因为你?”
“正是。”王杰希如实说,似是很自豪一般,“我可是把你从皇上手里救回来的人,不给点儿好处?”
喻文州避开他有意凑过来的脸,道:“照你这么说,我本是可以母仪天下的?”
“嗯。”
“那我还当你一个小将军的夫人作甚!要不你休了我,我进宫去夺得圣宠,到时候不会少了你的好处……唔…你放开……”王杰希忍无可忍,堵了他的嘴。
“文州,说来…你雨露期快到了吧。”
对于这种不知好歹的故意挑衅,定是要严惩的。

03-青春期(?)教育 

于是那日当王卿语散学归家,推开门时,就见着了自己爹娘正衣衫不整滚在一起,房间里弥漫着中草药味和茶叶味混合起来的香香苦苦气息,想来该是她爹娘的信香。虽是她从小都闻着的,可此时着实是太浓。
她不假思索,砰的一声关上门。
撞见自家爹娘卿卿我我怎么办?在线等,急!
然而不等她脸上绯红消下去一点儿,门就被踹开了。
抬头便见着了自家爹爹愤怒的大小眼。虽然真的很想笑,但是王卿语很清楚,现在笑出声是要挨揍的,当然即使不笑估计也要小命不保。
她的亲亲娘亲也救不了她的。
王杰希也永远不会告诉任何人,他被刚才的关门声吓萎了。
他爹娘一个多时辰没出来,她就由内而外乱糟糟的在门口蹲了一个多时辰。一直在很正直地听墙角,但愣是没听到几声。十有八九是王杰希告诉喻文州了,喻文州便再不肯出声。
“这和小话本上写的不同啊。”王卿语小声bb嘀咕。
“卿语,什么小话本?”
“嗯?诶爹你什么时候开门的……没没没什么,哈哈我先去吃饭了,你们快点儿来啊哈哈哈……”
跑为上计。
“等等。”王杰希清冷的声音不依不饶从十步之外传来。
亲亲娘亲此时大概已经不省人事了,这回没人来救她了。
“你待会儿挑几个清淡菜色送来。”
“啊?”当真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说这个。
不等她再说什么,门已经悄然无声关上了。不知为何,王卿语顿时感到愧疚和遗憾。
愧疚的是她关门弄出那么大的声响,大概把爹娘都吓着了,不知何时王杰希定是要训她一顿;遗憾的也是自己的莽撞,定是被发现后,娘亲不肯出声了。
“……卿语走了?”托王卿语小姑娘的福,这次他的嗓子还没哑,仍是南方人软糯的腔调,似乎还沾着一些残余的情意。
王杰希冷哼一声。
“既然你不想理我,今晚便一人睡吧。”
王杰希仍不出声,但漆黑的眸子已经转向他。
……一片安静。
王杰希终是在与喻文州湿漉漉的目光的对视中率先松了口,道:“你的好闺女,不知在学堂里交了些什么朋友,居然……”
“那学堂再怎么说也不是民间寻常百姓能去的,再不济也都是富家小姐,怎会交不好的朋友?”
“谁知道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看什么?!”
听他这话,喻文州也是估摸出了发生了什么。
“卿语也不小了,大概这两年便要分化了。看民间的小话本固然不对,不过这也是她个人的权利,阻止不了的。”
王杰希似是还想说什么,喻文州却抢先一步合了眼。
这件事便不了而终。王卿语也是奇怪着为何爹爹一直没找她算账,想来应该又是她的亲亲娘亲救了她。

04-《冷面将军俏神医》

王杰希此刻有些心情复杂。
于是他心情复杂地让满脸泪痕的王卿语会房间,接着心情复杂地打开了从闺女那里缴获的小话本。
《冷面将军俏神医》,作者忧郁小猫猫。
呕。看到封面上的书名,王杰希一阵恶寒。
呕。看到作者的署名,王杰希毛骨悚然。
他想烧了这本破书,但好奇心不允许他这么做。
王杰希便鬼使神差地看起了这本薄薄的小册子。


《冷面将军俏神医》第一回 初见乱心曲

清净十四年,出了一位人人敬仰的将军,名为王杰希,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南下征战一举成名,回京后便得一句佳话,不夸将军骁勇善战,只道:“一见将军误终身。”


这句话王杰希自是知道的,回京之时骑马游了一趟神武街,不料却被满街女子扔了一身的花和香帕,甚至还有一些枇杷橘子草莓,砸在身上当真是疼。那日王杰希还在庆幸,幸好没人砸西瓜苹果这种有些分量的,不然第二日,不,当日京城传的便是“将军回京时于神武街被一名女子用西瓜砸中身亡”了。
那日之后,每日都有媒婆来府上说媒,先是不知王杰希是什么脾气,可一个两个被他瞪过后,京城便传出了一道消息:王将军已心有所属。
王杰希当时的表情如同现在一般微妙。
于是王大将军飞快往后翻了大几十页,眼角开始微微抽搐。


王杰希不愿再忍耐,啃上喻文州的唇,开始杂乱无章地舔舐起来,虽说是横冲直撞,但速度足够,苦茶味儿的信香逼得喻文州不经意间便从齿间流出轻轻的喘息……


不用再看下去,王杰希也明白这是什么题材的话本了。
最终,王杰希攥紧手中的话本,大喝道:“王卿语,你从哪儿弄来的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
“我……”
“不用说了,这本东西我收着了,你回房去,把家训抄三遍。”
“是……”王卿语咽咽口水,默默离开。
娘,希望您的腰不要离家出走,你小心点爹爹,他可能要给我添个弟弟妹妹了,咳。


05-最后的最

王卿语分化成了乾元,同她爹习了武,打算着将来继承父亲的将军之位。二十岁时远征平叛,带了那里一个一个边疆小王爷的次女戚瑶回来,那姑娘孝顺讨喜,也是生了副不错的皮相。
王卿语终于也与她爹一般,成为皇上最信任的下属,与心爱之人相守,有一双儿女,生活美满。
王杰希和喻文州则在年近四十之时为她添了个弟弟。二人开了一处医馆,还是最初相见之时那个沉默寡言的将军,与那个悬壶济世的清秀俏神医。
  
这便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不求再多荣华富贵,只求与心爱之人长相厮守。
即便生活十年如一日般平淡,可若有他在,便是一颗饴糖递来,十年如一日的甜。

FIN.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侣。
《冷面将军俏神医》的坑,我会填的
吧?


沙雕小剧场——
某日闲来无事,喻文州想起王卿语小时候常说自己最好看,就问自家闺女:“闺女,你小时候总是说你娘亲我最好看,那现在呢?”
王卿语一脸冷漠:“不,瑶瑶最好看。”
呸,有了媳妇儿忘了娘。
其实喻文州心里早就有了答案,他只是闲的慌而已。

 

评论(1)
热度(67)

© 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