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这里花花,十八线渣渣写手

全职→王喻王/叶黄/双花
点文请私信

头像@是池鱼呀qvq

转载请注明原作(你可闭嘴吧谁会转你的破东西)

【叶黄】黄少天你就是想把天聊死


*我终于想起了被我遗忘在大明湖畔的叶叶和天天惹
*是架空,设定叶黄已交往且同居,大概是老叶对刚毕业的学弟的关爱(?),有ooc
*是个小甜饼(短段)
*摸一个假装喝醉的少天
——————

淡黄的灯光静静打在街边新浇好的水泥地上,一圈圈顺着距离散开,四周忽明忽暗叫人有些恍惚,整条街都透着一股温馨的味儿。
可从向东的街头向南边一拐,映入眼帘便是另外一片光景了。
灯红酒绿,玻璃片反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可是比之前淡黄的光晕要晃眼的多,叶修正站在街边不起眼一脚,迅速点了根烟叼在嘴里。吸烟后吐出的白雾短暂而迷离地挡住了很少一部分的灯光,刺耳的音乐声直激得人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摸到脉搏的雀跃。
叶修眯眯眼,一双天天面对电脑却仍视力极佳的眼睛飞快眨了两下,目光最终锁定在一个穿着橙黄色连帽衫的身影上,那身影不与旁人一同挥手呐喊,只是像个局外人一般站在原地,不做动作只是在四处张望,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这小崽子,跑这种地方来干嘛。”叶修轻哼一声,明知故问。收回目光,随手扔掉手里所剩无几的那支烟,掏出了部手机。
叶修拨了黄少天的号码,可惜的是黄少天压根没有理他,撇了一眼来电人便刻不容缓按下了挂断。
叶修轻笑,向那家酒吧走过去。
舞台下方的黄少天也神不知鬼不觉离开了最为吵闹的地方。
酒吧门口,一个黄衫少年默不作声地站在比起酒吧里安静许多的黄色灯光下,不擦粉却白净的很的双颊泛起了丝丝粉色,可能是喝了些酒。
不出所料,没等半刻,叶修便叼着新点的烟,慢悠悠朝他晃来。
“你小子能耐啊,这才毕业多久,就学会夜不归宿了。”
“你管我,我老早就成年了。”黄少天嘟囔。
“回家吧?”
“不然去哪!”
“噗……”叶修无奈笑笑,“我背你吧,你这个样子,别晕在街上了,多丢人。嗯?”
“……”黄少天也不客气,绕到他身后,跳起来勾住了他的脖子。
“哟呵,你倒是不客气。”
“那当然。”黄少天迷迷糊糊地和他对着话,坏心突起,张嘴咬向叶修的耳朵。
“啧啧。唉我说你……!”可叶修什么都不知道,猛的回了头。
黄少天不知所措地咬住了叶修的下唇。
叶修却没怎么惊慌,谈定结束了这个还没开始的吻。
“少天,这还在大街上呢,这么急?”
“咳……”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试图缓解尴尬气氛,“老叶,你知道吗,我刚才出来看到你的瞬间,就突然醉了。”
“哦?哥魅力这么大?”
“滚吧你,我是看到你这条丑到哭的大裤衩了。”
“……少天。”

Fin.

哈哈哈哈哈哈沙雕本性无法改变。

评论
热度(35)

© 茶冷花凉𓆡𓆝𓆟𓆜𓆞𓆝𓆟𓆜𓆞 | Powered by LOFTER